许多

远山长慕,寒鸦声渡。




“习惯你在身边聒噪,有办法矫正吗?”

枕边

#舜远#

#日常#

#能甜到你真是再好不过#

文/司空

舜刚一打开房门,就听到书本合上的声音,然后被窝里的人蠕动两下钻了进去,床的另一半枕头和被子是工工整整抚平了的,跟早上起床后一样。是他对着洗浴间的镜子刷牙时,亲眼看到爱人铺好的。

选择铺平床铺而不是叠起来的生活习惯是他俩搬进新家前商定过的。住军校期间除了五点钟的闹钟还有“豆腐方块”的磨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还是由着侍卫长手把手教会的。尽远睡他上铺,在两个床板的空隙间需要弯腰,青松似的少年身板俯下去,干净利落地几步叠好。舜的视线全被他还没有束起的长发吸引去了,他垂在两颊边的碎发像翠竹的嫩叶,看得人心痒想伸手采撷。于是待他回过神,...

[SOT]星轮

太精彩了😭😭😭😭😭!!!!!

Narcissus:

*两年前那篇博物馆之夜pa,cp向tag就不打了


*剧情全都是我瞎扯淡



00



「我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要从担任维尔哈伦博物馆的守夜人那一刻开始。每个人都应该爱上那个地方,那是历史,是时间对面正在发生着的一切,是指针又一次倒转,是无数的人生。


——界海·兰纳尔」



01



界海在自己的毕业旅行将要结束的时候,收到了一封竞聘成功的通知书。...



莉娅

#双星#

#私设ooc皆有#

#有点儿烂尾#

#如果能让你甜到,真是再好不过#

#食用愉快#

文/司空

一.
格洛莉娅解开系在脚踝的红绳,将它锁在抽屉里。楼下的驼铃和着商队驼夫的叫喊声催促,格洛莉娅打了个哈欠,敲了敲小机器人的脑袋,埋怨它担任闹钟先生的失误,关闭电闸。

往常灯光通明的卡罗工坊兀地陷入黑暗,格洛莉娅调高手表的暗度,琥珀色的眼瞳亮得吓人。她瞥见站在队伍人群稀疏角落的大个子低着头,窗户挡住了她大半视线,于是她只好猜测地上的蚂蚁指不定列了什么新队形。

“埃蒙——”她提起行李箱,奔下楼去。大个子抬头,刹那间就锁定了她。

二.
说起等待这件事,格洛莉娅早就在和大个子的第一次约...

1927

太喜欢了…天哪…恨不得每一个字都细细拜读…

逆鳞.永生:

*点梗其一, @吟游诗人艾丽丝 的民国风。
*不存在厚此薄彼的问题,只是因为时间分配。没怎么写过科幻和bl,需要好好构思。手上还忙着一篇牙依,剩下的点文只有高考完写了。
*题目没有任何深意。实际上我都不清楚1927发生过什么。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言和戏子设定应该来源于《刀马红颜》,其实《北鸢》里也有一个姓言的戏子……她叫言秋凰。关于酒与覆衣而眠,有借鉴。
*记住这个年代。


雨从晌午下到子夜,很沉,很黑,像书房中研得最浓的松烟墨。龙牙少帅用它临帖,大帅则用它划定枪毙名单。尚未风干之时,夜色淹过无法合紧的窗缝,淌...

尽远中心.《当诗人讴歌疼痛》

疼痛满身却仍深情相待。真喜欢这样明白的宋凌太太呀!

凌云壮志:

*我流尽远,有舜远倾向,注意。


*请务必搭配BGM《Can you hlod me》-NF/Britt Nicole食用。


*是迟到的伪生贺。


《当诗人讴歌疼痛》



“一掬尘土就能掩盖你的信号,当我不明白它深意的时候。


现在,我变得比较聪明了,我从以往隐藏它的一切事物中看到了它。


 


它画在百花的花瓣上,海浪银色的泡沫闪亮了它,群山将它高举在峰巅。


我曾经转过脸去,不去看你,因此曲解了你的信息,不知期间...


金还在地底下的时候,就已经和自己商榷多次该从哪儿冒头。他诞生得始料未及,从未有种子像他埋得这样深。周遭离他最近的是地壳里岩浆翻腾的声响,他接受这被人世称为灼热的温度,因为从未有人告诉他他应当想象的世界模样。而在千万年的孤寂以后,他终于无法忍受肩上土壤的沉重。

他只能漫无目的地向前冲,品味过不同湿度的黑暗,他更加义无反顾,似乎有谁笃定他会遇见另一个生物。人是在等人的时候老下去的*,他总该主动踏出一步,以至于不会亏欠了个无名氏。

绕过石砾挤进缝隙,命运之手在即将接近地面的一刹那将他生生拦住,并摆了摆示意他深思熟虑。他撇撇嘴,你看不到他的不耐,但他敷衍地停留片刻,就换了个方向。先前说过咱们金...

花吐好评!!!////

转载自:大乐色壹

哈哈哈哈哈可爱

提香:

非常腻害了!

河泽灯塔:

你從未體驗過的船新版本

好歹圖標的飽和度沒那麼刺眼嘛真是的(拍肩)

wodema

昕:

大概是库洛在教小小月射箭。。

bug是很多啦。。。以后有机会再细化吧(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舜远.《十三岁》

太可爱了…………😭😭想跟舜单挑(喂)

凌云壮志:

*是自家妹子生日的贺文,也是孤帆一周年的贺文。


*用的是之前那个成年远皮的幼远的脑洞。


@墨樱  生日快乐!



《十三岁》



00


这么说来,十三岁的尽远是什么样子来着?



01


舜艰难地回忆,十三岁对于男孩子而言才是身子骨开始窜高的年纪,尽远是刚好符合那个规律的。那年春天新校服还没有来,尽远的裤腿就开始遮不住脚腕,舜有时候在上学路上看到他,就清清楚楚看到裸露在外的脚踝。因为...

1 / 4

© 许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