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

远山长慕,寒鸦声渡。

#卡金#

#ooc#

#短到不能再短的短打#

金伸着指头一个个数天花板上的千纸鹤,红的白的蓝的花的,不少都出自他手,历经九九八十一折后成了一半的型。有的方方的身子凹下去,有的甚至缺了翅膀,还有的端庄整洁每道折痕都是鬼斧神工。…哦,那是卡米尔叠的,他有点丧气。突然的思绪打断他,他又从头一个个数下来,这工程足以媲美数银河里的星星或沙漠里的沙粒的浩瀚程度。

真是难为卡米尔一遍遍耐心地教导没有天赋的学徒,迄今为止金都做不成像样的活,还自信爆棚地搬来架子大张旗鼓地要把失败品都挂在房间的天花板上。雷狮一度对此嗤之以鼻,卡米尔不动声色帮金扶好梯架。

金以此为乐并且乐此不疲了很多个下午。卡米尔坐在地...

维赛.《跑成人生赢家》

给宋凌太太疯狂打call!!!超喜欢太太写的维赛舜远hg/j;dcj!!(语无伦次)

凌云壮志:

*维尔哈伦现代架空设定,私设有。


*白开水小甜饼。


*后期一点点舜远,不打tag了。


《跑成人生赢家》


 


01


高中的运动会还是很有看头的。


 


“看操场上的运动健儿为了班级的荣誉背水一战,你来我往,旗鼓相当……哈哈哈哈哈这谁写的稿子啊!”赛科尔穿着大背心加短裤,运动员标配,坐在桌子沿儿上,小腿一晃一晃。他下一个项目是三千米,天公很给面子,今儿个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可别说运动健儿了裁判员都...

空无

#ooc

写一个寂静的维赛

我沉默。分不清天与地的河流中我听到水声,桨正一圈圈拨开它,听到我和赛科尔的呼吸,心脏在胸腔里平稳跳动的声音,少了他常常奔到我面前的喘息。他跑过来总会抓住我的手,微长的指甲磕过我的手心,他说,维鲁特你在这呀,而我回握着告诉他,我在、我在。

但他此刻没有。

我沉默。想问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船夫将驶往哪儿,他有没有忘记找回过河的零钱。这份寂静和我们初次相遇时的如出一辙。他一双眸中的灰蓝色直直地渡到我眼瞳里,呆愣半响后他低低的笑散在空气里,黑暗中露出虎牙,轻快得仿佛很多次晚饭后的一小缕烟,说,你好。他向来习惯打破安宁。

但他此刻没有。

我沉默。世人都在唾弃黑暗...

舜远.《Animals》

每次看完太太的文总有种经历了生死影片的心悸…太厉害了…

凌云壮志:

*“Baby I'm preying on you tonight♪ Hunt you down eat you alive♪Just like animals♪”


*世界观:Little Red by:盐罐子 私设有


*ooc预警。


《Animals》



01


尽远昨晚刚刚参加过一轮猎杀,日上三更才拖着疲惫不堪的四肢从床上爬起来,他就知道自己要迟到了。因此他走得有那么一点急,急到甚至漏掉了门前备好的雨伞——尽管天气预报有时也不可信,...

好吃到哭!!

逆鳞.永生:


我来自残殍遍野,民不聊生,枯叶方落便知天下皆秋。瘟疫肆行千里,倒却尸横荒土,纵佛祖普渡怕也难得方寸救赎。乌云蔽日霾空结核,渴求之人在此发不出声音。南飞雁不归,只留浮墨三千点罢重鸦。神仙还没来得及伸手,我自己倒先跑了出去。
我初见他时已走到季节深处,枫叶红出一个秋天最该有的气度,整条长街满是它们的岩浆在到处流淌。我坐在石凳上调整呼吸,尝试着解开勒在脖子上的绳索,无奈死神勒得太紧,血珠几乎都要迸出。那个黑影握着镰刀跟了我很久,始终没有决定挥动最后一击。我破旧的风衣挡不住多余的寒气,硬块在血管淤积,灰烬在血液游走,干枯的喉咙呕哑嘲哳。灵魂一寸寸剥离我这羸弱的身躯,...

你这样的是会被日的

你可能见到了假的维赛。

#依旧复健

赛科尔听到“咯噔”的关门声时还在趴着玩手机,翻了个身变成肚皮朝上,两只手抓着手机。维鲁特走进房间后那股应酬的浓浓酒味顿时把他刚刚玩游戏通关的好心情拉低了不止一个档,赛科尔干脆右脚踹过去,正在背对他脱下西装的维鲁特一个不稳头撞在衣柜门上。

其实也没多疼,赛科尔觉得那撞击还没多响于是在心底吐槽一句。维鲁特扭头用一双和酒一样浓郁红眸看着他,视线又从脸移到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脚掌。

赛科尔才意识到闹大了。

要是平时维鲁特顶多回敬一脚再揍一顿,但喝了酒的维鲁特就不一样了,尽管没有很醉。左手迅速抓住眼前的脚踝,右手伸出,指节微弯。

要说赛科尔哪都好,胆大看见恶心...

不醒

不醒

#唯梦#

#短#

#复健

日奈森在遇见辺里前从没这么醉过。

那不是什么上好的美酒,她不过一杯接一杯地把同水一般颜色的液体缓缓灌下去。和普通的生意应酬不太像,没有戴着面具故作娇嗔的你敬我便干,她感觉冰凉在口腔内温存片刻又火辣辣滚过喉咙,烫得短暂却叫人欲罢不能。

一旁的辺里半滴未沾,由着她堵气似的不知疲倦地扬起脖颈,那线条果然不像男人的粗犷。可能上帝在创造人类时偏爱那些天性柔软的姑娘,画笔提起不带停顿就绘完一张面孔,让她的青丝被山腰旁初绽的樱花花瓣揉碎过,晕染好了两颊最具诱惑的胭脂替她在醉酒时抹上。

日奈森可没想那么多,她知道自己没呛着就已经算运气好了,乱七八糟的形象再去刻意掩...

七夕生贺by啊凝

#轩界#

界海篇

这个世界翻云覆雨,早就闹腾了很久,然而这片土地却仍然丰姿绰约,仍像是个爱美的少女一样丽色.
云轩先生很喜欢周游列国,大家都说他是要消除那些尚未造成破坏的隐患而四处奔波的.
但我不这么觉得.
大约是我有着不一般的机遇,在一天夜里,我似乎感觉到了云轩先生那不为人知的,孤独.
那是一个仲夏之夜,燥得人心中很烦,很难入睡.我起身打算出去透透气,却在外边瞧见了云轩先生.
云轩先生在一片黑暗中独坐,背影看起来很清瘦.我又往右边走了一点,于是就看清了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像是柔软的石头一样.白净的皮肤在夜里意外地让人觉得有点苍白,紫幽幽的眼睛没有瞳距地看向前方.
他的薄唇一张一合间...

Hunters(21)

VeryHot_休眠:

Vol.21 Fine


“所以为什么我原本是设定自己要去逮捕他——却变成了我才是大盗?”


奏汰摇了摇头:“那毕竟是他的‘海洋’,我只能让你的‘洋流’闯入他的深处,如果‘洋流’不能保持原本的样子……当然就会被‘海洋’融合啊。”


他直望着涉的眼睛:“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拒绝过‘海洋’。”


涉张了张口,最后捂住眼睛坐回自己的床上。


是,他怎么可能拒绝英智。


其实早就应该知道了,剧情从最开端就被扭转了方向。英智的个性他再清楚不过,绝不会允许自己书写的故事被别人改动。即使是奏汰也只能旁观,甚至不能给出太明确的提示—...

交换生死之旅

哇逆鳞大触太厉害了啪啪啪啪啪(鼓掌.gif

逆鳞:

其实这次哪个题目都适用于此文。
写的我。。。心里堵。。。


“汝为何人,姓甚名谁。”
幽冥中一个人坐在案前,冷冷的注视着下方的青年。
“我名尽远.斯诺克,为皇家侍卫。”
“何故现此?”
“执念过深。”
尽远抬头,与他对视。眼中有火在燃烧。
“汝入此门,谒见彼君。”
那人把手往后面一指,一个门拔地而起,周围环绕着幽蓝的火焰,裂缝中汩汩的流淌着岩浆。
尽远深吸一口气,像是用尽力气,打开大门。
只见门中空空如也。只有一人通体漆黑斗篷,悬浮地坐在空中。
“我们开门见山,也不用古语那么繁琐。”那人开口“你横跨整个阴阳,就为了来赎一命。是吗?”
尽远点头。场景...

1 / 3

© 许多 | Powered by LOFTER